“少年咸魚”的詩詞奇幻漂流

時間:2018-05-07

(4月24日,余閑準備為網絡直播錄制預告片。)

 

30多年前,4歲余閑的生活中只有眼前不斷變化的風景,蜜蜂飛舞的嗡嗡聲以及調頻廣播的雜音。

 

作為養蜂人的孩子,余閑與父母必須時刻“追逐春天”不斷搬家,所以他不能像許多小朋友那樣,每天有人按時接送幼兒園,與小伙伴快樂玩耍。當父母在蜂箱勞作的時候,他只能一個人待在帳篷里寫字,聽廣播,幼年孤單的生活讓他變得內向,那時候他的生活與詩詞沒有聯系,他也想象不到自己有一天會站在舞臺的最高處,讓成百上千的小孩子因為他的作品而揮舞起雙手。

 

 

(4月23日上午,沈陽文化路小學活動現場。)

 

2018年4月23日至28日,余閑來到沈陽,在為期一周的“小米多詩詞王國沈陽校園行”活動中,向8所小學幾千名的學生們介紹大詩人的生平,分享自己的創作經歷,共同見證詩詞的美好。

 

面對著這些平均年齡10歲左右的小學生,余閑難免會想起自己的幼年時期,對他影響最大的并非是大家耳熟能詳的李白杜甫,而是山水田園詩派的王維和孟浩然,因為這些詩情畫意的詩句會讓余閑想到家鄉的風景。

 

 

 

(4月23日下午,沈陽沈水實驗學?;顒蝇F場。)

 

童年時期的渴望或多或少會影響成年后的精神世界。雖然提起唐詩,李白和杜甫是唐朝詩壇璀璨天空中最亮的兩顆明星,但翻開《小米多詩詞王國漫游記》中的“李白密碼”與“遇見杜甫”,流暢的敘事與精美的插圖中,掩蓋不住對這兩位詩人在戰火紛飛的年代中,盤桓于愁腸間的國家命運與黎民疾苦,而這何嘗不是對家鄉的另一種眷戀。

 

也正是這種身世飄零、壯志難酬的意境,為創作千古名詩提供了源源不斷的靈感。

(4月23日下午,余閑接受ZAKER新聞沈陽站采訪。)

 

在與小學生的互動過程中,余閑講了一個小故事,一個小女孩在背誦唐詩的時候,把“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記成了“西出陽關無敵人。”這個看起來無傷大雅的小錯誤,卻暴露出我們語文教育中一個問題,那就是在無法完全領會詩詞意境下的死記硬背,這也成為了余閑創作《小米多詩詞王國漫游記》的初衷之一。

(4月24日下午,沈陽南塔小學活動現場。)

 

“小米多詩詞王國漫游記”也開創了一種新的文體——兒童情景類詩詞小說。主人公跟自己的小伙伴無意間穿越到了唐朝,遇見了杜甫,看到了李白,同他們一起走進了浩蕩的歷史洪流之中,始終與兩位大詩人的詩歌創作經歷聯系在一起:看著杜甫在泰山腳下抒豪情,寫《望岳》;與他一同身陷“安史之亂”,在顛沛流離之中用生命寫就“三吏”“三別”。又追隨著詩仙李白,伴他四海漂泊,見證他時而豪放、時而寂寞、時而得志、時而失落的跌宕人生,看他如何將澎湃的心緒化作驚天地泣鬼神的《蜀道難》、豪邁慷慨的《將進酒》、玲瓏剔透的《靜夜思》……

 

(4月25日下午,沈陽文藝二校東?;顒蝇F場。)

 

 (4月25日下午,為飛象繪本APP錄制視頻。)

 

書中的主人公跨越千里,見證詩人的生平和千古名詩的誕生,現實生活中,余閑在沈陽也奔波數百公里,從位于南部蘇家屯的沈水實驗學校,到北部的航空實驗小學,他的足跡遍布市內五區,8所小學的現場分享,接受人民日報,遼寧日報等多家媒體的記者的采訪,錄制廣播節目,與“新北方”主持人曹琳琳面對面,在天貓網站上做視頻直播,制作領讀視頻……這一切不僅在遼寧第七屆全民讀書節開幕之際為沈陽的讀者們帶來豐富的精神食糧,也掀起了一陣關注《小米多詩詞王國漫游記》的熱潮。

(4月26日下午,余閑在遼寧鄉村廣播錄制節目。)

 

(4月26日下午,沈陽滑翔小學活動現場。)

 

面對著熱情的同學們,不論是“看圖猜詩”,還是“聽生平猜詩人”,或者是“詩詞接龍”總會得到最熱烈的回應。在這些互動中,讓余閑也有所收獲,“我發現沈陽小朋友的詩詞儲備量特別大,學校對詩詞的重視程度非常高。”他在接受采訪時是這么說的。隨后讓他印象深刻的,想必還有和平一校的二年級小女孩,被余閑隨機點到名字之后,她在數百人的注視下,用稚嫩緊張的聲音,完整流利地背誦了《將進酒》。

 

收獲也不僅于此——“大家好,我是余閑,你們也可以叫我咸魚。翻身過來的咸魚就變成了余閑。”湖南瀏陽曾經是“小米多詩詞王國校園行”的第一站,當余閑介紹自己的時候,一個小學生突然大笑起來“哈哈,咸魚。”隨后引發了哄堂大笑。而在沈陽的講臺上,余閑先下手為強,給自己起好了“外號”。

 

(4月27日下午,沈陽岐山二?;顒蝇F場。)

 

講臺上的改變能讓面對面的互動更有效,創作中的調整則是為了延續字里行間中的精彩,目前蘇軾歸來的文稿已經完成,辛棄疾的創作也在進行之中,《小米多詩詞王國漫游記》的新書很快就將與讀者見面。

(4月27日晚上,余閑在遼寧出版集團天貓店做網絡直播。)

 

(4月28日上午,沈陽航空實驗小學活動現場。)

 

余閑生于1981年,從現實的角度來看,這個生于浙江金華,目前任教于中國計量大學的老師也不能算是“少年”。但是在從《小米多詩詞王國漫游記》的作品角度,李白與杜甫僅僅是開始,未來還會有蘇軾、辛棄疾等大詩人的作品陸續亮相,所以在余閑自己的詩詞世界中,他仍然是個“愿你半生出走后”朝氣蓬勃的“少年”。

        

 

 


小米多詩詞王國漫游記沈陽校園行日程安排

 

 

 

遼寧人民出版社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慧谷 提供技術支持

澳洲幸运10开奖官网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