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經歷遠比羋月更離奇

作者:一起看看李白杜甫的微信朋友圈 時間:2017-11-29

今天,讓我們用另一種方式來了解一下這些大文豪們的生活趣事。

 

 

杜甫:

 

大歷五年(770年),臧玠在潭州作亂,杜甫逃往衡州,遇江水暴漲,只得停泊方田驛,五天沒吃到東西,幸虧縣令聶某派人送來酒肉而得救。后來杜甫由耒陽到郴州,需逆流而上二百多里,這時洪水又未退,杜甫改變計劃,折回潭州。大歷五年(770年)冬,杜甫在由潭州往岳陽的一條小船上去世。時年五十九歲。


因為杜甫生前曾經飽食牛肉,所以“杜甫是撐死的”說法頗有市場,但是杜甫的晚年患有肺病,風濕麻痹癥、頭痛、耳朵聾、右臂肌肉萎縮等疾病,這樣的體質,加上饑一頓飽一頓顛沛流離的生活,他極可能是死于疾病的折磨。

 

高適:

唐代著名邊塞詩人高適,任兩浙觀察使時,路過杭州青風嶺,在一僧房墻上寫了一首詩:“絕嶺秋風已自涼,鶴翻松露濕衣裳,前村月落一江水,僧在翠微角竹房。”高適寫詩后途經錢塘江,只見月落時江水隨潮而退,只剩下半江,才發覺自己的詩寫得不夠確切。

 

巡察回來他又來到僧房準備改詩。不料詩已被改好。后來高適得知改詩人是駱賓王,兩人遂結為至交。
 

陸游:


《陸放翁全集》中,可見陸游是個非常注重養生的人。在飲食方面,陸游深得食養之精髓,尤喜野菜,他同時認為適度勞形有利健康,把整理書籍、灑掃庭除都當作對養生有益的活動。種花、養花、賞花能夠修身養性、愉悅心情、祛病療疾,陸游也深諧此道。

縱觀陸游走過的八十五年,多坎坷多磨難,愛情失意,考場失利,官場不得志,盡管如此,他依然保持著樂觀豁達的心胸。天真活潑、平和的心態對陸游著實起到了卻病延年的功效。

 

身為潁州知州的歐陽修與朋友悠游山水回來,來到了一家掛有“杏花村”酒旗的普通酒店。歐陽修點了三個下酒菜后便虛掩房門,與朋友頻頻舉杯,但很快歐陽修便喚店主人結賬。

 

隨后,歐陽修從店主人手上要過紙筆,題了首打油詩:“大雨嘩嘩飄過墻,諸葛無計找張良,關公跑了赤兔馬,劉備掄刀上戰場。”這四句詩分別說的是“無檐(鹽)”、“無算(蒜)”、“無韁(姜)”、“無將(醬)”——調侃這酒店菜做得實在不咋地。
 

 

北宋時期,王安石新政,司馬光賦閑洛陽。
有一年正月十五元宵節,司馬光的夫人要出去游玩。司馬光問:“出去玩什么?”夫人答:“看燈。”司馬光又問:“家里沒燈嗎?”夫人回答:“也看看人。”司馬光說:“老夫是鬼嗎?”——活脫脫道學家的形象。

蘇東坡是北宋的著名文學家,他當時和白云寺的懷仁和尚交情頗厚。但是兩人時常斗嘴,留下不少風趣故事。

 

一天蘇東坡去找懷仁和尚玩,一進廟門就大聲喊:“禿驢何在?”懷仁和尚一看是蘇東坡,便微笑著說:“東坡吃草”。兩人坐船在河里游玩,蘇東坡指著河里的魚說:“魚游河上(和尚)頭”懷仁和尚指著河東岸耕耘的老農對到:“牛耕東坡骨”。

 

 

 

王安石看到一位友人寫的詩中有“明月當空叫,黃犬臥花心”兩句,不禁提筆改道:“明月空中照,黃犬臥花陰”。他自以為改得很恰當,實際倒是錯了。原來詩作者的家鄉有一種鳥叫“明月”,有一種昆蟲叫“黃犬”。
 

 

 

相傳北宋名伎李師師艷滿京城,連宋徽宗也對其情有獨鐘,而李師師又與詞人周邦彥關系甚密。一次,周邦彥乘宋徽宗生病之機看望李師師,敘闊之際忽聞圣駕,周邦彥躲避不及,于是藏身床下。本來,周邦彥理應對此守口如瓶,可他居然寫成了《少年游 并刀如水》。

 

此詞一出,即被廣泛傳唱,不久便傳入宮中,惹得宋徽宗大怒,遂以荒廢公務為由將周邦彥遠貶外地。此事為稗官野史所載,但其所反映的古人行事之雷,亦足以使人忍俊不禁。

這些詩人和辭人的生活趣事著實不少,有些行為也頗為雷人,但是他們所留下的唐詩和宋詞卻是一筆筆豐厚的精神財富。

 

雖然我們今天已無法復原唐代詩壇和宋代詞壇的歷史面貌,精確地再現當日百花爭妍、千巖競秀的風景;但從現存五萬余首唐詩、兩萬多首詞作二萬的基本狀況來看,已是一宗讓后人尋繹不盡的豐厚的文學遺產。

 

因而,誦讀唐宋詩詞已經成了中國人自幼進行的一種基本文化訓練,可以毫不夸大地說,唐宋詩詞是全民性的精神食糧,林林總總的各類選本正是適應了這種廣泛的文化需求。

 

 

宋詞和唐詩是我國古代詩歌中兩座璀璨奪目的美學豐碑,是民族文化的驕傲。
只要我們民族繁衍不息,唐宋詩詞就會一代又一代地被傳承、吸納,深深地融入我們的精神血脈。

遼寧人民出版社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5. All Right Reserved.

慧谷 提供技術支持

澳洲幸运10开奖官网分析